駕馭

駕馭

在這個人口極度綢密的國家裡,跟別人談談駕馭一隻駿馬,那我相信這個話題應該很快就會結束,在台灣能夠騎上一隻六百公斤的馬的機會並不多,所以這篇文章就是要把駕馭一詞延伸到我們的社會。

首先,一個作家在駕馭的詞裡要如發現關聯,那我想應該是對宗旨或概念的包裝能力,比如說美國的驚悚大師史帝分‧金,對於體制化的包裝便是很好的典範,用監獄這個平台述說至觀眾所處的任一領域,而每個領域都有一套體制在。

所以我們便可以觀看一個作家是否能夠把主題寫的清楚又生動,如果是的話那就代表他能夠架馭這個故事並把它包裝的很好,但不能夠說明他是一個好作家,一個好作家應該會使讀者衷心喜歡他的著作,並成為讀者們的精神導師。

每年都在成長的服飾業,如數家珍的品牌,雖然各個品牌都把自身的產品賣給一定的年齡層,但不並是每一位穿起來都好看,因為駕馭一件衣服並不是取決於年齡,而是身材。

在台灣的街上大概每十步就會看見A&F,因為這個品牌在台灣非常風糜,不論男女都以穿A&F為榮,但如果我們請外國身材一般的男女性與台灣一般的身材一般的男女性,各別穿上符合自身的尺寸,相較之下,我們就會發現外國人明顯好看許多。

A&F是以美國人的身形去設計服飾,所以身為東方人的我們當然會無法駕馭這個品牌,但如果你是高又瘦的女性或壯碩男性則沒有這個問題。

因此我們能把駕馭一詞套入你所執行的事情上,如果你正在彈鋼琴,那你是否能駕馭眼前的黑鍵與白鍵?如果你正在跳舞,那你是否能駕馭你的四肢隨著音樂舞動?

駕馭需要改變,而改變需要時間,但駕馭你喜歡的東西比被你喜歡的東西駕馭好的多。

本文章同時發佈於screenwriterleo

Posted on 2013/05/31 in 作者專欄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