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活在真正的悲慘世界

自從看完背悲慘世界後,一直沉浸在電情節裡的我,過了一個禮拜才慢慢從戲劇中走出來,從這部電影能夠看到作者對法國當時的社會地描述,不得不承認,雖然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但確能夠從文字感受那個年代的法國。

維克多‧雨果乃這部電影的作者,雖然是以音樂劇形式呈現,但整部作品乃以小說改篇,而雨果耗盡四十年完成這部世紀鉅作,但在這其中讓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兩個時代與國家的年輕一代的作為完全不同。

在電影的後半部,那是在法國史上相當有名的巴黎共和黨人起義,其中是由年輕人領導、策劃、攻擊政府,最後就像電影演的一樣起義由政府軍壓制。

而台灣的年輕人到底是怎麼了?我們不像法國的年輕人會思考、敢說、敢做,他們對現狀進行分析,我們則選擇盲目從今。

他們能夠說出自己的論點,我們不曾思考怎麼可能還會說話,他們能夠對他們所説的話進行實質上的規劃,我們只會使用別人做過的決定。

我相信這張圖表達的非常清楚,因為我們無法經歷從不滿引起革命演變成戰爭並且遭受子彈穿膛是什麼滋味?

如果要使年輕一代脫離上述的情形,至少近五十年是不可能達成,因為台灣的新聞教育都是難以改變的議題,除非這些都改變才會影響到年輕一代的族群。

否則那位年經人不是手拿智慧型手機、受到美國影集的影響、受到韓國流行音樂的影響,最重要的就是不論高矮胖瘦,老弱婦孺都沒有文化意識,人人都在追著錢跑,而我們可以發現是越追越窮。

在台灣少數有國際視野的台灣人,難到你不會認為你活在悲慘世界嗎?

本文章同時發怖於screenwriterleo

Posted on 2013/03/22 in 作者專欄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