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國家

最近剛看完一部日劇,legal high(王牌大律師)目前緯來日本台也正在播出,這真的是一部使人震懾的戲劇,在總共11集戲劇裡,能夠明顯看出編劇的濃厚個人色彩,雖然說自己也當過編劇,但是我寫不出來這樣的劇本,如果要論個人色彩,我應該並不遜色,但是於法律的見解,我真的差太遠了。

台灣與日本的法律都是條例式法律,條例式法律的判決,都是由法條來當做判決的最高參考,不過我們常聽到說情、理、法,所以許多老一輩的法官都會把法放在最後判決參考,但新生代的「恐龍法官」卻是完全按照法條來判,就有可能會使利益判給另一方,在法院裡,法官的年齡不到30歲,判決結果令人咋舌,也導致部份律師離開法律界,恐龍法官的產生只能說是有賴於台彎的考試制度

日本與台灣的法律非常相像,就連司法考試也是以想考倒應試者而不是選出能用的人,但日本沒那麼誇張,不過還是很難考,在劇中的主角,是一個以錢為最高目標的律師,經他接手的官司,沒有一場打輸,但卻控訴了多項不爭的事實。

當律師是為了悍衛正義,首先正義的定義是什麼?

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並且拿猶太人做實驗,他是為了選出優良基因才這麼做,選出優良的人就能使科技進步,創造更高的福址,最後他輸給盟軍,大家都說希特勒殘忍成性、濫殺無辜,但是他不抽煙、不喝酒、吃素、愛家又養狗,如果說是在贖罪,在天主教的德國,是絕對不會出現這種贖最方式。

盟軍打贏希特勒說他是邪惡,那要是希特勒打贏盟軍,說盟軍阻礙人類發展,那你還會認為盟軍是正義嗎?

正義是由贏家說了算,這就是我們族群的模式,而條例式法律國家就是比輸贏的場合,如果說像美國一樣,由陪審團決定,最後的判決就比較能夠被大眾所接受,但是那只是讓大家所接受的結果,並不是一個絕對性的判決,應該比教像是大家一起來「和解」。

這就是我們國家的模式,雖然日本與德國都是條例式法律,但是贏家才是正義這點,卻是無法擺脫的通病。

( 本文同步發表於 screenwriterleo 部落格)

Posted on 2012/11/29 in 作者專欄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