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是一種讓人很有成就感的形狀

我自己超愛吃粽子的,尤其是那種有美美香菇、讚讚蛋黃和彈彈瘦肉,外加上香噴噴的糯米飯的那些,真會叫我為之瘋狂。唉,誰叫我寫的不是美食類部落格,沒有人找我去寫試吃文,只好自己來想像一下。

而記得葛拉威爾在他的名著《異數》當中提到,一萬是一個很神奇的數字,那些在某個領域有著不凡表現的人們,通常都累積了一萬小時以上的練習。而就在我吃了一萬個粽子以上之後(喂!真的還假的?),我如獲天啟一般的領悟到,粽子真是一個非常棒的形狀,讓人在吃它的過程當中可以得到很大的成就感,嘿,玄了吧!

這一切都起自於粽子有很多讓我們可以「欺負」它的地方…

不過在我們介紹粽子的宇宙大奧秘之前,我們先來談談和它有著相同善良個性的小弟「霜淇淋」

就是上面圖中的那幾位亭亭玉立閉月羞花的好好食聖品。而現在讓我們試著回想,我們剛拿到霜淇淋之後,通常第一個會做的動作是什麼呢?1秒…2秒…3秒….,我公布我自己的答案,那就是一大口把那個尖尖的塔頂吃掉,然後陶醉在幸福洋溢之中。而相信也有不少的朋友是和我一樣的,我們都會對這樣小小的動作感到滿足。

而問題就來了,究竟為什麼我們會對這樣的小小動作產生很大的滿足感呢?這和我們將要解開的粽子神秘力量,有著什麼樣的關聯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得要先來看看下面這幅作品:

這是由包浩斯時代著名的設計師Lazar Markovich Lissitzky所創作的海報「Beat the Whites with the Red Wedge」,它的創作意涵是要表達「讓紅色共產主義打擊白色資本主義」,在這邊三角形的形狀象徵了攻擊的一方。

而將這件事放大來看,其實在我們人類的歷史中,尖銳的東西常常被我們拿來當作武器來使用,而也是我們本能上極力想要閃躲與避免的,為了不要受到傷害。

所以嘍,當我們看到霜淇淋那尖尖的頭,當然會二話不說大口咬下去,誰會想要被武器一直指著_/。但這邊還有一個重點是,霜淇淋是「軟的」比較好欺負,所以更吸引了我們去將它大口吞嚥。假如它硬得和標槍頭一樣,那我想只有表演特技的人才會想去好好挑戰一番。

也因此當我們去除了這個威脅,打敗了它之後,我們便產生了安心感與成就感:我們將不會被霜淇淋終結生命。

還有像是雞屁股、牛角麵包之類的,都算是它的好兄弟,也可簡單地被一起歸類為「欠啃類食物」。

說到這邊,相信大家都已經解開粽子神秘力量的真相了吧!沒~有~錯~,正是因為它是「欠啃類食物」的王中之王四面八方都具有那引人遐想的角,讓人忍不住想揮舞刀叉吃之而後快。當我們除了細膩地用我們的食具將那一個一個角卸下,然後放入我們的口中品嚐美味之外,我們還同時打了一場又一場的勝仗!

正是粽子的無私奉獻成全了我們吃它時的成就感。

若你還是有點不相信,可以自己拿一個頭是尖的橡皮擦去盡情地擦擦看,你馬上就能感受到上面所說的成就感是什麼。

最後說了那麼多,我想說的是也許在我們設計食物造型時,假如他本身是鬆軟的,那不妨做一些尖尖的造型讓人們在吃的時候可以更有成就感。而我也在猜測,也許橄欖型的麵包會比橢圓形的麵包賣的來得好。而假如有人想做做看這個實驗,那我真的會滿想知道結果的,很好奇,而也或許哪一天我家巷口的麵包店就開始賣橄欖形的麵包也說不定咧~。

 

文章出處:視說新語/Graphically Speaking

Posted on 2012/06/22 in 設計新知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ack to Top